前些日子,看媒體報導高雄縣長楊秋興,主張台灣應學新加坡,實施鞭刑。
根據人本基金會的資料:1966年,新加坡引進鞭刑,引起相當大爭議。李光耀說:「新加坡社會只瞭解兩件事,獎勵與懲罰,如果罰金不足以阻嚇這裡的犯罪,我相信他一旦發現要挨鞭子時,就不會再熱衷破壞了。」新加坡的公共建築上,完全沒有西方常見的塗鴉,因為「破壞公物法」(The Vamdalism Act),可對塗鴉者處以三至八鞭的鞭刑。1994年四月,十八歲的美國學生麥可費(Micheal Fay),對私人轎車噴漆,被法院判徒刑,也被罰笞刑六鞭。

不管你贊成或反對,可是當這種事情,一旦它發生過在你認識的人身上,聽起來還真匪夷所思。他,曾經是我們貨車司機,他挨過新加坡鞭刑。
我爲什麼總有這麼多真實的故事可以說呢?因為我,公司待久;因為我,年齡夠大;因為我,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多...^^

我們這位司機先生,國中畢業等待服兵役這段時間,曾經隨漁船當過漁工。有一回在新加坡卸漁獲;晚上一夥人到夜店喝酒,結果跟鄰座因細故,大打出手,結果都被請進了警察局。我們這位司機當時年僅18歲,很講義氣的一肩扛起,結果挨了3個皮鞭。

痛嗎?他說當時打下去時,整個屁股麻掉了,下半身好像失去知覺;後來足足趴了3個月;屁股剛挨打時是血肉糊爛。他說現在聽到“新加坡”,就足夠嚇死他,他真怕到了。到現在屁股上鞭痕還很清楚。

我要他翻個身,讓我拍個照,貼個圖。我說:反正也看不到臉。可是,好可惜,他就是不願意。




miao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7)

發表留言
  • antibes
  • 好個 終身的到此一遊紀念品呀<br />
    人家不給妳拍屁屁 <br />
    是怕被仙人跳好不好 呵呵<br />
    <br />
    那個美國男孩 在新加坡的綽號叫"賣咖啡"=Michael Fay<br />
    他後來在美國又進了警局因吸毒<br />
    被訪問時 他怪罪因為在新加坡所以經歷的一切留下陰影<br />
    所以借吸毒淡忘<br />
  • nadine
  • Linda,<br />
    <br />
    那個Michael Fay根本就是活該,除了Daphne說的吸毒事件,後來還因暴力被爸爸還<br />
    是媽媽告到法院.<br />
    <br />
    雖然新加坡以鞭刑不夠人道,但是我倒是很佩服新加坡不受美國的威脅批評而讓步,<br />
    堅持執法.這要是在台灣,很可能就免刑.<br />
    <br />
    雖說我對新加坡的一些作法不感贊同,但是新加坡每次面對美國強權干涉毫不讓步,令<br />
    我激賞.
  • sheilachen01
  • 亂世用重典,聽起來不錯,但我們已散漫慣了,且民族性不太相同,更<br />
    何況我們事事講人權,我想這套用在台灣也沒什麼效果吧!不然,現在<br />
    電視上那些貪瀆之人,早就被一槍斃命了吧!<br />
  • naughtydevil
  • 我想那位司機先生再也不會去新加坡了吧,<br />
    有時候我贊成亂世用重刑,如果不用重刑的話<br />
    人就去不會去遵守法律,這是人的劣根性吧<br />
    這次我們去新加坡時,我們就在說<br />
    如果不遵守交通規矩隨便穿越馬路的話會不會被鞭刑,<br />
    可見新加坡鞭刑可是很有名的哦^_<
  • lujan1125
  • 我去新加坡自助時,<br />
    卻在機場被口香糖黏到鞋底!<br />
    在烏節路逛街時,卻看到一堆人闖紅燈!<br />
    我不知道我碰巧看到"重典"外的特例?<br />
    (純粹個人觀點!)
  • miaolinda
  • antibes:<br />
    其實我們這個司機人挺善良的。很多時候,往往受處罰的,<br />
    不是最壞的那個人。<br />
    不過也太小氣了,只不過拍張照片,而且又不拍<br />
    臉蛋,不會有人知道是誰的屁屁;小氣鬼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nadine & 小耿:<br />
    台灣政策有時會“像月亮,初一、十五不一樣”,就是...<br />
    說好聽是,有彈性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naughtydevil:<br />
    告訴妳好康,新加坡不打女生鞭行,這點<br />
    應該給它肯定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jessie:<br />
    妳說的沒錯啦,可能法律太嚴苛,人們鬱悶,大樓的樓梯間,<br />
    有人隨處大小便。週末烏節路的清晨,滿地垃圾。我同意妳<br />
    的說法。
  • 悄悄話
  • 語語
  • 李光耀早年目睹 二大戰日本占領新加坡時<br />
    那種高壓統治方式頗具成效 於是便效法之 <br />
    我覺當國家亂糟糟時 人權自由就先暫放一旁吧<br />
    二次去新加坡 邊走邊舔霜淇淋 一滴到馬路地上<br />
    我馬上俯身去擦拭 戰兢兢好怕會被開罰單...<br />
    但我還是贊成星國用重典方式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• crytango
  • 重罰是有些成效,<br />
    不過要根本解決問題還是在人民的教育程度<br />
    吧!<br />
  • dearyuan
  • 亂世用重典..現在實在亂的好像大家都有點期待<br />
    <br />
    我可真期望你吃的鹽比我多呢!<br />
    因為這年頭比我多的人...真不太多呢!
  • sjilanwa
  • 我舉雙手贊成楊縣長的主張,<br />
    亂世用重刑,<br />
    也許對台灣的治安有幫助。<br />
    SJ<br />
  • miaolinda
  • 語語:<br />
    妳看看,連這麼皮的妳,都不敢給它“假”,<br />
    踏進新加坡像走進入警察局咧 ..<br />
    <br />
    tango:我總覺得日本,社會仲裁力量是使得<br />
    日本人外表彬彬有禮的因素〈先不說內心如何〉<br />
    沒錯,我認同妳。教育的確是根本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dearyuan:妳踢到鐵板啦,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miaolinda&article_id=4059295<br />
    我的網誌--老花眼公主
  • miaolinda
  • SJ ;<br />
    打一次,乖一輩子,好像沒聽說過被打第二次的..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• saoriwu
  • 當國家亂糟糟時 人權自由就先暫放一旁吧~~<br />
    我也贊成,台灣大多數的人都很皮,自我要求做不到<br />
  • applelu
  • 不讓你拍,但是你有看到他的鞭痕嗎?
  • pjuan
  • 我贊成重刑<br />
    人性本賤 <br />
    尤其是有些沒水準的人都以為法律很多漏洞的<br />
    重刑的話大家就比較不敢以身試法了<br />
  • miaolinda
  • saori and pjuan:<br />
    新加坡的鞭行對象,其實是排除婦女、老幼...<br />
    事實上,作姦犯科的,不也就是那些年輕力壯的<br />
    無賴,我也覺得台灣目前是可行的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潔西;<br />
    我也是在員工聚餐時,由男員工那兒聽來的,那些<br />
    男生都看過,傷痕的描述各有不同...<br />
    我跟司機老弟說:給長輩看看。唉,他堅拒外還加上,妳變態啊 >"<<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