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中午到ATM領款,本來以為應該會蠻多人的,事實上沒有;4台提款機提款的民眾不會超過10人,我排在一位年約60多的女士後面,無意中瞥到,這位女士使用的英文介面提款,心想,哇,台北市民還是不一樣的。忽然聽到這名歐巴桑碎碎念...夭壽耶,怎麼攏總英語啊!心裡很猶豫要不要幫忙,可是一個念頭馬上出現腦海,會不會金光黨呢?會不會又新的騙術了?說起來還真奇怪,也真的沒有人敢過去幫她,難道大家都有同樣的恐懼跟掛慮?!

我真的不知道這是不是“玻璃娃娃效應”?還是社會真的變冷漠?總之,大家已經不敢奢望“好心有好報”,而是擔憂“好心惹是非”。

助人為快樂之本,這本是天經地義的;可是,為什麼會讓人要對他人伸出援手之前,有股莫名的壓力、擔憂?真的我們的社會病了?所以我們也跟著病了?是這樣嗎?我不明白。


miaolin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